三十几岁某一天

近来的日子太快了。
快到,还没反应过来,时间就这么溜走。
真的忽略单反的感受,看来得找个地方,浪漫吃个饭,愉快聊个天。

每回坐灰机,升到高空8千米后,那感觉,带着身体遁入入空的状态,大脑的算力变平稳,放空一切,可以想想那些落跑的情绪。焦虑,无力,兴奋,话唠,逃避,欲望,各位大佬在一张圆桌开始复盘大会。

「神经病。」

少年时代很抽象,年轻时是个神经病,到了中年倒像个痞子。
十几岁我们就如白开水平淡无味,每天都差不多。
二十几岁,你说我们现在没有钱,要不买箱泡面渡完这个月。
三十几岁某一天,你说青春?都TM喂了狗,哪还有,就剩下月日。

8月底了,不知门源的油菜花剩下多少,一花为一树开,一笑会一知己。
随风起舞的时间,16岁没有送你花,26岁没有送你房子,希望38岁时能请你喝杯茅台,到了42岁,10年计划已到, 那时会讲我们各自独一的故事,你一语,我一言,是我最眷念。后续人生去填补一个空白,择一城,带一人,一份情。
我说过我只会写代码,不会造文字垃圾,更不会写诗,或许会改变,以你名字来造句写诗。

住离海边比较近的人,oh no,真的是离海比较近而已,几公里吧。
住在自个房子,每天被小鸟吵醒,望着窗外,玩闹的小孩,闲散的老人,穿行过的风是一年两季之分,总让人躁动或清醒。
昨日是非,今日该忘,好风景都的是,夕阳无限好,不期而遇,但愿吧。

下了机场,小弟来接我,这才意识到,有很多时间,心脏一直空着,逃离是一种病,是一种化合物,换来的更多是一种沉默。
似有若无的坦荡,促进我们成长,对于流浪,时不时寄着半分渴望。
夜空中挂着几颗寂寞的星星。如同人生,闲闲散散。
没有形状思念,不曾走远。
年轻的我,不想回家,但依然会看完整夜的星星。
有很多时候,我们都很干脆。
你没有回头,我没有挽留。

「妈的,一转眼就要上40岁了。」
『是啊,接下来事情想好了没?』

「嗯了,台风来了。」
『对啊,台风来了。』

我抬头,清醒意味的海风迎面而来。

END

2019.8.23 南宁吴圩国际机场

除了掌声,您的支持是最大的鼓励!
0%